滴滴嗒嘀嗒

不定期喜欢各种西皮的小花心

山花girl没有枯水期,蒸煮甜的小说都不敢这么写了解一下😳😳

故人去 燕淳

写在前面

没看过楚乔传完整的电视剧,只看了零散的几个片段,只是在单纯的很吃李沁的颜和吃燕洵×元淳的人设,胡乱写了一个小短篇,如果有bug望包涵啦😊😊😊

正文开始

        红川城下,血液的颜色把大地染的看起来绚丽又残忍,风吹得人迷了眼睛,元淳,这个大魏最尊贵的公主,这个曾经也天真烂漫如今却变得狠厉毒辣的女人,至少是看起来狠厉毒辣的女人穿着艳丽的红色衣裙手里握着长剑,剑锋直直的抵着另一名女子的胸口,她轻轻的笑着,咬着牙狠狠的说着每一个字。
    “你不是和燕洵好吗?你放心,我会把你的头颅扔在燕洵的身上,然后让他祭拜你”
       然后,她又轻轻的笑着,渐渐的笑得越来越大声,像是要好好的赞赏自己刚刚想出来的主意,却更像是要好好的嘲笑一下自己的一生。她在那些可怕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时候活的真的很简单,她总爱穿着嫩嫩的粉色又或是鹅黄色的衣裙,整个人曼丽而又娇艳,她有着令众人俯首的地位,有着最宠她的哥哥,有着她前半生最大的欢喜她的燕洵哥哥,那个眉眼狭长,面容英俊的男子,那个和她隔着血海深仇的男子。
       “呵”她心中轻嘲。
       “元淳,傻子,又在想他吗”
        抬手擦干脸颊上不知刚刚是想起谁落下的泪珠,剑锋离楚乔的铠甲又近了几分。
     “不是所有人都喜欢你吗?那你就去死吧!”高高抬起的剑正要落在楚乔的身上却又被短箭击偏了,元淳被惊的抬头,前来救楚乔之人的蒙面黑纱也落了下来。
       “宇文公子,呵,原来是宇文公子”
       “公主,快走!”元淳还在气极,恍然间才感觉到有人在将自己拽着离开。
       “你走吧,这些乱七八糟的笑话该结束了”元淳似是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,又抿嘴笑了起来,垂首呆愣了一阵,再一抬头却又是满眼星辰,魏舒烨一瞬还以为看到了从前那个明艳的元淳。
       “你知道的,我就算和你走了,从前那个淳儿终究是死了,回去,守着大魏到最后一刻”元淳慢慢的吐出每一个字,声音有着苦涩的沙哑。
       “淳儿你知道我不会放你一个人送死的”魏舒烨也看着她,淳儿你竟是这样以为我会留下你。
        “淳儿更知道你不会让淳儿不开心的”她还是那般明艳的神情“留在这,淳儿很开心”在看到自己终究杀不了楚乔的一瞬,元淳分明感觉到自己深深的无力,就像无力阻挡燕洵哥哥在大婚当天的那一场造反,就像是无力推开那些撕扯践踏自己的士兵,就像是无力的叫醒喝下鸠酒沉沉睡去的母妃,就像是无力让燕洵哥哥爱上自己。
        魏舒烨和大军刚刚离开,燕洵的大军终于赶到,大军停在了百步以外,为首的燕洵骑着马立在了相拥着的楚乔与宇文玥身后,元淳抬头看向他,看到了他就那么直白看向楚乔的眼神。
       “她没事,只是守城累的体力不支了而已”元淳出了声,而燕洵的眼神终是到了她的身上。
       “你知道燕北的大军会来,为何不走?”燕洵看着这个一身红装的女子,神色复杂,她今日穿的倒是比大婚那日更像是嫁衣,还未等燕洵反应过来,脑海中下意识便浮现了这句话,这令他自己也觉着意外,可能是从未见过如此装束的元淳自己有些陌生吧,燕淳想着。
       “淳儿累了,走不动了,只好等燕洵哥哥来啊”元淳声音轻轻的答着,还带着一丝的娇嗔,仿佛是小时候自己央燕洵哥哥带自己出去玩,却又因为自己不曾多运动而体力不支时撒娇的样子,“我就在这,等你杀我”这句是元淳没有说出口的。
        燕洵翻身下马,立在马旁,或许这样可以更看清楚乔吧,元淳想着,她一步一步的向燕洵走去,笑意吟吟,而这时弓箭手自觉的慢慢包围了过来,他们要保护他们的燕北王的安危,“真是傻啊,我怎么会伤害他”元淳仿若未见的继续向燕洵走着,在心底悄悄的嘲笑着燕北的士兵。
       “燕洵哥哥的家乡真的很美,不怪你当初在长安之时几乎日日念叨着想要回来”燕洵听着元淳说出的话,脸色越来越冷峻,她明明知道长安那些岁月于他是不能言说的痛处,再次抬头看向元淳,却见元淳还是笑着,仿佛她说出这话就是为了燕洵多看向她而已。
      “不愧是燕北的将士,勇猛真是出了名的,淳儿攻打这红川可是费了好些功夫呢”元淳好像在故意激怒着燕洵,果然她如愿看到了他眼中更明显的厌恶,他应该就是因为这种感觉吧,才会让他下了命令让那几个士兵彻底毁了自己,元淳想着,再一次想着自己的可笑。
       “燕洵哥哥,我与你之间,我欠你一桩,你欠我一件,来来往往的好像都说不清了吧”她停下步子低声的喃喃,燕洵也终于迈开步子往她的方向走来。
        她抬眼盯着他,爱慕,厌恶,憎恨,可怜,她的眼神竟复杂的让燕洵不解“燕洵哥哥,我是不是从遇见你开始就错了,我不应该遇见你,不应该护着你,不应该相信你,是不是因为我总是相信你们,你们都觉得我蠢,觉得我活该被当成一个棋子啊,然后被所有人背叛”她轻轻的说着,声音还是那么温柔,仿佛还是年少时对自己最爱的那个明媚少年讲着最轻柔的话,燕洵的定定的看向她,似是也陷入了回忆。
      “你看,你现在看着我伤害了你最爱的楚乔是不是后悔没早些杀了我啊,其实我现在巴不得你早些杀了我,至少淳儿这一辈子还是干干净净的”她轻轻说出的话让他愣住,仿佛听到了什么让他吃惊的事。“淳儿,你最后一句话,是……什么意思”他静了一会开口,他是一个成年男子,他不是不懂,而是不敢往那处想。“燕洵哥哥还是喜欢说笑啊,这句话什么意思,你不是再清楚不过吗?”元淳语气中的恨意让她的声音都不由变得颤抖。
        他当初大婚时造反叛出长安,她不曾怨过他,她知道,是她父皇对他不住,他砍下皇兄一臂,她也不曾恨过他,她知道他已仁至义尽,但是此事,她却永远无法原谅,他毁了她毁的彻底,她无法忘记那个夜里她的绝望和痛苦,她更无法忘记那些士兵口口声声的说此事是受了他的意思,而他现在却仿佛与此事毫无关系,他似乎还是不解皱眉望向她。
      “呵……没关系了,不重要了,不重要了……”她又在低喃着。突然之间元淳拾起之前要杀楚乔的那把剑向燕洵刺去,可动作却在离他半步远之时故意的顿了下,果不其然,一切就像她想的那样发生了,燕北将士的箭就这么稳稳的射中了她。
        一支
        两支
        三支
        燕洵哥哥,淳儿有些痛啊,当初在九幽台上你一定更痛吧……
        燕洵下意识的接住了倒下的红色身影,“你故意的,你故意的是不是!”燕洵吼着,淳儿吃力的抬眸看见了燕洵通红的眼眶,她看着燕洵却也不再开口,只是痴痴的看着他。
        她的神志渐渐的不在那么清明,她躺在燕洵的怀里,仿佛是年少时她撒娇让他陪她摘桃子时,他们俩荒荒唐唐的爬了一棵很大的桃树,下来时,他翻身便从树枝落了地,而她犯了难晕晕乎乎的不敢动弹,到底还是惊动了下人们,却也怎么劝她都不敢动,而怕树枝禁不住摔了这位小公主,那些太监丫头们更是不敢上树去抱她下来,后来他在树下劝了她好一阵,说他会在下面接着她,保证不会摔了,她才闭着眼睛跳了下来,而她也确实是稳稳的落在了他当时还不算宽厚的臂弯里,那时他的怀抱就已经温柔的让人想哭。
        人啊,果然是在离开之前记忆会越发的清楚,此时的她似乎能记起他当时衣服上的纹路。
        元淳口中又呕出一口鲜血,同时染红了紧贴着的她和他的衣服。
        她是红衣,看不出。
        他是黑衣,同样看不出。
        她终于开了口,已然是断断续续“燕洵哥哥……下辈子固然是……不想遇见淳儿了吧,现如今的淳儿……下辈子也不再想……遇见燕洵哥哥了,遇见燕洵哥哥……太苦了”
        最后她感觉脸上落下了一滴泪,是他的吗?她却也无力再睁眼探个究竟了……

所以为什么我喜欢的每一对都是虐的😭
这对明明只要世子有一点喜欢淳儿的话就是男主女主的人设啊!!!!!

感情和欲望的殊途同归
真好

“凤九:如果……我是说如果,当年你没有把自己的名字从三生石上抹去,是不是,会喜欢我?
东华:如果当年没有把自己的名字从三生石上抹去,我会喜欢你。我下凡历劫,就是为了成全你一次,也是为了成全我自己。”

剧本虐的心碎💔